诗词云平台| 留言| 登陆
李增山 的个人网站
注册时间:2014/2/20
上次登录时间:2016/12/15
关注(0人)
好友(7人)
人气(980)
首页
个人资料
个人作品
我的收藏
我的推荐
我的评论
我的好友
关注我的人
当前位置 >>作品详情
时代需要燕赵诗风[诗论]
作者:李增山时间:2014/10/22 17:43:16 1160次阅读5次评论2次收藏
关键字:诗风


诗风,即诗的风格,是一个时代、一个地域、一个团体或一个人的诗作品,所表现的主要思想特征和艺术特征。所谓“建安风骨”、“盛唐气象”、“郊寒岛瘦”、“豪放派”、“婉约派”等等,都是历史上存在的不同诗风。

燕赵诗风源远流长,绵延至今,在我国诗史上影响很大,占有不可替代的地位。它产生于战国时期的燕赵一带,既打着时代的烙印,又打着地域的烙印。燕赵自然环境艰苦,民风淳朴,慷慨豪爽,行侠仗义。“感时触事则悲歌慷慨之念生焉”(苏轼语),当时的诗人、歌者把燕赵人的风格引入到诗歌领域,逐渐形成一种独特的诗风,荆轲的《易水歌》可称其代表作。《史记·刺客列传》描写了荆轲刺秦壮行时的场面:“太子及宾客知其事者,皆白衣冠以送之。至易水之上,既祖,取道,高渐离击筑,荆轲和而歌,为变徵之声,士皆垂泪涕泣。又前而为歌曰:‘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!’复为羽声慷慨。士皆嗔目,发尽上指冠。于是荆轲就车而去,终已不顾。” 司马迁称荆轲歌“羽声慷慨”。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还记载了刘邦的《大风歌》:“酒酣,高祖击筑,自为歌诗曰:‘大风起兮云飞扬,威加海内兮归故乡,安得猛士兮守四方!’令儿皆和习之。高祖乃起舞,慷慨伤怀,泣数行下。”司马迁称刘邦歌“慷慨伤怀”。

汉末建安时期以曹氏父子和建安七子为代表的诗歌,情辞慷慨,格调刚健,后人称其“建安风骨”。到了唐代,燕赵诗风更加盛行,陈子昂的《登幽州台歌》很具代表性: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。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”诗人用苍凉悲愤的语调,来抒发“生不逢辰”郁郁不得志的伤感情怀。象他这种悲愤之音、感叹之声,并非是落后的“伤感文学”,而是对封建社会的批判,成为封建社会进步的一个部分。这种风格更多表现在战争诗、边塞诗、军旅诗中。例如,王昌龄的《出塞》、王翰的《凉州词》等等。正是由于这种豪放悲壮的诗歌的大量涌现,使得燕赵诗风成为唐代诗坛上的一股劲风,对以“浑厚”为基本特征的“盛唐气象”的形成,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。大文人韩愈正是在这种氛围中写下了《送董邵南序》,“燕、赵古称多感慨悲歌之士”这句著名的话,就出自此文。从此,就有人用“感慨悲歌”四字来概括燕赵诗风。宋代豪放派创始人苏轼说:“幽燕之地自古多豪杰,名于国史者往往而是。”正是他带头“以诗为词”,把豪放的诗风引入到词中。宋代以降,谈燕赵诗风,不能不提金代的元好问,因为他不仅是赵地(古秀容,今属山西忻州)人,而且诗很有燕赵风骨。仅举一例:“历历兴亡败局棋,登临疑梦复疑非。断霞落日天无尽,老树遗台秋更悲。沧海忽惊龙穴露,广寒犹想凤笙归。从教尽铲琼华了,留在西山尽泪垂。”(《出都》)这在清代赵翼的《瓯北诗话》中有评价:元好问“盖生长云朔,其天禀多豪健英杰之气,又值金元亡国,以宗社邱墟之感,发为慷慨悲歌,有不求而自工者”。称其诗“悲壮苍凉,令读者声泪俱下”。近现代史上具有燕赵风骨的诗人及作品也不胜枚举。毛泽东曾称赞柳亚子的诗词“慨当以慷,卑视陈亮、陆游,读之使人感发兴起”。(1945107日致柳亚子书)他还称赞陈毅的诗“大气磅礡”(1965721日致陈毅书)。陈毅的《赣南游击词》和《梅岭三章》最为著名。最具代表性的还是毛泽东,他的诗词无不透着豪放之气。郭沫若评价《蝶恋花·答李淑一》:“丝毫也没有旧词人的那种靡靡之音,而使苏东坡、辛弃疾的豪气也望尘却步。”(《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》)毛泽东不只是这首词,其它诗词不论战争年代的,还是和平年代的,都“象爆发的火山一样,红光冲天;象奔流的巨瀑一样,浪花飞溅”,“大气磅礡,豪迈精深”。(冰心《毛泽东诗词鉴赏一得》)特别是那首《沁园春·雪》,堪称其代表作。

抗日战争期间,我国杰出的新闻工作者、诗人邓拓,总和“羽声慷慨”、“慷慨伤怀”、“感慨悲歌”、“悲壮苍凉”等古人所论之内涵,提出了“慷慨壮歌”这一概念,既有悲壮美又有雄壮美,以壮美对柔美,从而使燕赵诗风的艺术特征表述得更加全面。19431月,晋察冀边区在平山县召开參议会,期间由邓拓等人发起成立了一个燕赵诗社,邓拓写了一篇《燕赵诗社缘起》的短文,“慷慨壮歌”的提法从此而出。文曰:“古来燕赵,豪杰所聚。慷慨壮歌,千秋景慕。方今板荡山河,寇氛未消,黎明前夜,困难犹殷。有志之士,奋起如云。边区民主,谠议宏开,定反攻之大计,期必胜于未期。窃谓盛会不常,机缘难遇,诚宜昂扬士气,激励民心,以燕赵之诗歌,作三军之鼓角。为此倡议立社,邀集联吟,所望缙绅耆老,硕彦鸿儒,踊跃参加,共襄斯举。”他不仅从审美角度来分析燕赵诗风的艺术特征,而且从教化角度来分析燕赵诗风的思想特征,即“昂扬士气,激励民心”,认为燕赵诗风应包括壮美和励志两个方面。可以说,这是对古人关于燕赵诗风论述的重大丰富和发展。这一点非常重要,因为人们在谈到风格时,往往谈艺术特征的多而忽略思想特征。他还提出“燕赵诗歌”这一概念,很显然,燕赵诗歌是指具有燕赵诗风的作品,并非专指燕赵诗社的作品。何谓慷慨壮歌?高昂的格调、豪放的情怀、壮阔的意境,动情处催人涕泪俱下,激奋时令人拔剑而起,如此之歌是也。《狼牙山五壮士》:“北岳狼牙耸,边疆血火红。捐躯全大节,断后竟奇功。畴昔农家子,今朝八路雄。五人三烈士,战史壮高风。”邓拓就是以这样的慷慨壮歌奏响了燕赵诗社的壮丽乐章。 “恨不抗日死,留作今日羞。国破尚如此,我何惜此头。”吉鸿昌的这首就义诗,曾感动了多少人为之流泪,又曾激励了多少人去浴血奋战,它可成为抗日战争时期慷慨壮歌的代表作。

当今我国处于和平年代、太平盛世,同时又处于民族复兴的艰苦奋斗阶段,建设和谐社会,实现小康目标,任重而道远,仍需用慷慨激昂、铿锵刚健、摧人奋进的高歌大曲,去激励民心、鼓舞士气。今天,虽然比较容易体现燕赵诗风的战争题材、边塞题材、军旅题材少了,但是,新时代有层出不穷的新事物,有更能令人激动不已和感慨不已的东西。工业、农业、国防、科技等各条战线的成绩与困难,工人、农民、官兵、科技工作者等人民群众的悲与欢,抗灾救灾、反贪反腐、维和治安等重大事件,以及国际风云,都需要我们或热情歌颂,或无情鞭挞。李成瑞先生的《千人断指叹》,荣获“首届华夏诗词奖”一等奖,被《中华诗词》两次刊载.。魏巍评论说:“这首诗的特点,是它不仅具体、生动地描写了那些工人兄弟断指、断臂甚至断命的悲惨遭遇,而且揭示了发生这些惨剧的根源,抒发了工人阶级悲而且壮的豪迈情感,给人以迎难而进的鼓舞力量。”陶文鹏评论说:“这首诗写得沉痛而不消沉,悲怆而内蕴力量。”“这是一首具有强大心灵震撼力的佳作,有评论家称之为当代的‘三吏三别’,洵非过誉”。这一生动实例充分证明,燕赵诗风没有过时,当今时代仍然需要燕赵诗风,它在今天大有用武之地。

时代不仅需要燕赵诗风,而且需要不断丰富和发展的燕赵诗风。新的时代有新的特点,诗的风格也应随着时代的变化而有所变化。燕赵诗风必须与时俱进,在思想内容和艺术形式上,都要反映时代的特点。一些有成就的诗人已经作了不少有益的探索和尝试。比如,聂紺弩的诗,哀而不怨,悲而不怒,酸楚隐于幽默中。他那“百事输人我老牛,惟余转磨稍风流”(《推磨》)、“一担乾坤肩上下,双悬日月臂东西”(《挑水》)等等诗句,都是以歌当哭,是淌在心底的泪,是那个特殊年代的产物。又如,李成瑞先生的诗,悲而且壮,沉痛而不消沉,悲怆而内蕴力量。再如,刘征先生的作品,豪放与婉约相融,壮美与柔美相映,遒劲中透着飘逸,既有风骨又不失柔情,既给人以力量又给人以感动。这里举他一首抗非典的词,从中可以领略其优美的风格:“春色为愁老。最难消,连宵风雨,惊心啼鸟。吹息杀人刀无影,萌孽剪除须早。怅滋蔓荒荒恶草。夹道芳林花乱落,走匆匆遮了如花貌。问何日,摘口罩?    疫情即是冲锋号。纵迷离,华陀无奈,南山有道。史步前行开广路,屈指移山多少!又亿万同心征讨。咫尺病房生死地,看白衣上阵从容笑。擂战鼓,顿忘老。”(《金缕曲·擂鼓之歌》)他们的这些成就说明,燕赵诗风积极向上的性质,决定了它一定能够随着时代的进步而不断丰富和发展,充分展现出它的魅力和强大的生命力。不过,从目前情况看,对燕赵诗风的研究还不够,仍需加强这方面的工作。

今天,总观我国诗坛的现状,我感到婉约风格的作品多了些,豪放风格的作品少了些,特别是具有燕赵诗风的作品更不多见。分析其原因,我认为主要有三个方面:一是,缺乏豪迈的气质素养,特别是一些没有战争经历和艰苦环境经历的年轻作者。二是,“近年来诗歌上有一个很不好的倾向,就是逃避现实,绕开矛盾,远离劳苦大众的悲欢,写一些无关痛痒的东西”,(魏巍《韩西雅诗词选集》序言)其诗风自然慷慨不起来。三是,有些人对不同的诗风抱有偏见,厚此薄彼。弘扬燕赵诗风,需要很好解决这些问题。

《毛诗序》说:“诗者,志之所之也,在心为志,发言为诗。”这说明,诗品即人品,风格即人格。题材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制约风格而不能决定风格,决定作品风格的因素是作者的品格。《文心雕龙》说,风格是“性情所铄,陶染所凝”,肯自我修炼,又善向他人学习者,不愁气质不长,素养不增。只要努力提高自身素质,多一些豪迈气概,除了战争题材、边塞题材、军旅题材,其它题材一样可以写出燕赵风骨。在这方面我们可以多向老前辈学习。鲁迅的“横眉冷对千夫指,俯首甘为孺子牛”(《自嘲》),题为自嘲,实乃言志,尽显文化战士之本色。李大钊的“何当痛饮黄龙府,高筑神州风雨楼”(《神州风雨楼》),小饮日本酒楼,心系神州再造,豪气冲天。于右任的“天苍苍,野茫茫,山之上,国有殇”(《望大陆》),思乡之语,催人泪下。叶剑英的“老夫喜作黄昏颂,满目青山夕照明”(《八十书怀》),自寿诗尽见老骥豪情。田汉的“高歌正待惊天地,小别何期隔死生”(《悼聂耳》),悼诗亦能写出惊天气魄。老舍的“忍听杨柳大堤曲,誓雪江山半壁仇”(《贺全国文艺抗敌协会成立》),是贺词,更是誓词。臧克家的“狂来欲碎玻璃镜,还我青春火样红”(《抒怀》),心中一团火,笔下火一团。……上举之例涉及诸多题材,颇多燕赵风骨。现在全国正在掀起唱红歌的热潮,红色歌曲,内容积极向上,曲调高昂激越,抒情热烈奔放,激励民心士气,与燕赵诗歌所追求的风格是一致的。我们也可以从中汲取营养,创作出新时代的红色诗词来。

如何才能关心国家、民族之命运,与劳苦大众同悲欢,写出新时代的慷慨壮歌呢?我感到最重要的是要对祖国、对民族、对人民怀有深厚的感情,怀有一颗为祖国、为民族、为人民跳动的赤子之心。有感情的孕育才会有激情的涌动,才会有情辞的喷发。李成瑞先生有一段谈他创作《千人断指叹》的体会,很能说明这个问题,不妨录来:“我写《千人断指叹》,不是把自己作为劳动人民的同情者和怜悯者,而是把自己作为劳动人民的普通一员,以如同自己的手指被轧断而又孤立无助的悲愤情感去写作的。我一边写,一边想到我国工人阶级的前天、昨天、今天、明天和后天,想到‘英特耐雄那尔就一定要实现’,心里涌起了一阵喜与悲、爱与恨、哀与壮相互交织的复杂情绪。眼前仿佛又看到梦中的亡友,他们带着身上的血迹向我走来;耳边仿佛又听到从前惯常响起的发自群众肺腑的那雄壮、自豪、自信的歌声,这歌声伴随着工人劳动的有力节拍越来越响亮。这时我饱含着泪水,从心中‘流出’了这样的诗句:‘先烈入梦来,血照红旗扬。奈何红旗下,主人成羔羊?狂笑复痛哭,放歌悲亦壮:铿当复铿当,工人有力量!铿当复铿当,东方出太阳!’”他的这段话,既有实践的意义,又有理论的意义,很值得研究和深思。

我们不能对不同的诗风抱有偏见,不能厚此薄彼。诗的风格是通过什么方式来表现的呢?《毛诗序》说:“情动于中而形于言”。这说明,诗是用来抒发内心感情的语言形式,诗的风格是通过不同的抒情方式来表现的。抒情方式若从两个大的范畴来划分,可分为直抒胸臆和含蓄婉转两类,燕赵诗风则可归入前者。何谓直抒胸臆?就是用粗豪的笔调,写激昂的心情,淋漓酣畅,主题鲜明。当然,直抒胸臆并非不要形象思维,不要意境、诗味,慷慨壮歌也不等于用口号写诗,赋中亦有比、兴,如《易水歌》之萧风、寒水,《登幽州台歌》之悠悠天地。杜甫评李白:“笔落惊风雨,诗成泣鬼神。”(《寄李十二白二十韵》)古今有数不清的具有强大艺术感染力、震撼力、穿透力的燕赵诗歌,读之荡气回肠,耐人寻味。历史已经证明,燕赵诗风是一种积极向上、颇具社会功能和艺术魅力的诗风,任何时候都不应该低估它的价值。这里需要指出的是,论一个诗人的风格是豪放的还是婉约的,是飘逸的还是沉郁的等等,那是就其总体、主体而言,单就某一篇章,未必都囿于一格。如苏东坡既写“大江东去”,又写“花褪残红青杏小”;李清照既写“悽悽惨惨戚戚”,又写“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”。豪放与婉约,壮美与柔美,各具风采,各有千秋。“百花齐放,百家争鸣”的文艺方针应该永远坚持,诗歌创作风格的多样化也是应该永远提倡的。我们提倡燕赵诗风,并无贬低和排斥其它诗风之意,并不想搞“一枝独秀”,也不是非要改变大家已经形成的具有自己特色的风格,而是希望大家的作品能多一些豪迈气概,以适应新时代的需要。

当前,在诗歌创作中应如何展现燕赵诗风呢?刘征先生说:“文章原以气为先,无气文章必软瘫。借问文章气何似?大风扫地复摇山!”(《答刘章兄》)他说的“气”,就是诗的气势。这“大风扫地复摇山”的气势,不就是燕赵诗风吗?具体一些说,我感到当前在创作中应加强三种气势,即:磅礡之大气,凛然之浩气,风发之意气。大气,就是要有大视野、大气魄、大胸怀、大境界、大情趣,去写大家、大我、大爱、大恨、大喜、大悲;(这些与所谓的“假、大、空”不搭界)浩气,就是要有正气,有骨气,有民族气节,提倡爱国主义和革命的英雄主义,爱憎分明,敢美敢刺,唱响主旋律热情洋溢地歌颂共产党的伟大、祖国的进步、人民生活的提高、先进人物的无私,忧国忧民,旗帜鲜明地鞭挞损害党、国家、人民利益的现象;意气,就是把忧患意识与革命的乐观主义相结合,多向前看,向光明看,要有坚强的意志和高昂的气概,象狮虎,如鼓角,为改革开放、民族复兴而大鼓大呼、遏云止水,为昂扬士气、激励民心而高声呐喊、振聋发聩。这里,我只是从诗的气势方面作了一点探讨,起个抛砖引玉的作用,大家可以广拓思路,多角度、多方位地进行研究和探讨。   

北京诗词学会地处燕赵大地,得燕山沧海之大气,承慷慨壮歌之遗风。他们视弘扬燕赵诗风为己任,以创作壮美、励志作品为目标,并且取得了可喜的成果。 荆轲是战国末卫国人,陈子昂是梓州射洪(今属四川)人,这说明燕赵诗歌并非惟燕赵之人能写;《易水歌》、《登幽州台歌》,虽皆产生于燕赵之地,也不能说燕赵诗歌只能写燕赵之事。希望全国各地的诗词组织和广大诗友,都能把弘扬燕赵诗风作为自己的历史责任,放开眼界,敞开胸怀,亮开喉咙,齐声高歌,让新时代的慷慨壮歌响彻长城内外、大江南北!


添加评论
收藏推荐赏析点赞 分享到:新浪微博腾讯微博QQ空间人人网
时间:2015/7/26 10:30:30
fiogf49gjkf0d

赞燕赵诗风,学习!

时间:2015/6/8 18:02:43
fiogf49gjkf0d

拜读受教!

时间:2014/12/10 19:59:38

燕赵大地,自古多慷概悲歌之士。提出“时代需要燕赵诗风”的命题,十分必要,非常及时。赞赏!

时间:2014/11/18 22:07:26

悲歌慷慨唱大风,欣赏学习受益,祝老师长乐永康!

时间:2014/10/23 23:39:04

拜读大作。附诗一首,请赐教!

五绝·读李增山先生《时代需要燕赵诗风[诗论]有感

 

燕赵又逢春,

高歌激励人。

诗风何以展?

三气尽胸陈。

 

关于我们  |  用户手册  |   客户服务  |  商务洽谈
Shiciyun.com      All rights Reserved ?2013-2016 书妙翰缘科技        Alexa排名查询        酷帝网站目录
苏ICP备12063804号-2      法律顾问:北京尚勤律师事务所      技术服务QQ:1371234137 965663877 2317365119     诗词云平台QQ群:12640558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