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柳
杨万里
柳条百尺拂银塘,
且莫深青只浅黄。
未必柳条能蘸水,
水中柳影引他长。
名家点评邢建建诗章
发布时间: 2024/7/8 8:22:45 阅读:926次 分享到


【编者按

周文彰会长在《强化诗词用词的时代性》一文和有关“新词入诗”的一封信中谈到:

任何时代的诗词都应当有那个时代的特色。如果时代在变,而诗词从内容到形式却一成不变,这种诗词是没有什么意义的。这也不合乎合乎“文章合为时而著,歌诗合为事而作”的古训;而不用和排斥新词,是不合乎诗词的本性和发展要求的。要不要用新词,关键看诗词描写对象的需要,看反映时代的需要,看诗词艺术的需要。

新词要使用“得当”“艺术”。关键在于:第一,新词在诗词中要用得自然、顺畅,读来不感到突兀、别扭。第二,新词在诗词中要配之以优雅的上下文,要放在优雅的语境中才能成为“诗的语言”。第三,新词在诗词中要能够创造意境。

  我们欣喜地看到,在当代中华诗坛,有一批诗词大家和名家,他们对“新词入诗”不仅非常宽容,而且践行和运用得非常自觉和自然;不仅养成了一种“新词意识”,而且其作品的思想性、艺术性、时代性都令人称道,值得学习研究。今天我们编发推荐名家点评《诗刊》社中国诗歌网旧体诗编辑,中国作协会员,山东省优秀诗人邢建建(字晏如)”新词入诗”诗词佳作,以飨读者。

 

 

 

  

杂诗
白云散去碧天长,铺满秋林叶闪光。
一径深潭留底片,不将清景付凄凉。

 

星汉评:好诗!仰望“碧天”,俯视“秋林”。一潭净水,留下天地的白云秋叶,自然不见“凄凉”。“悲哉,秋之为气也”(宋玉语),作者却另辟蹊径,以其最大的热情讴歌了秋天的美好。笔者以为可与刘禹锡《秋词》并读。其“底片”二字,却又前无古人。

潘泓评:“秋”字点明时令。“白云散去碧天长,铺满秋林叶闪光”是铺垫常见之景,“一径深潭留底片”是为收结的豁达思绪所选用的独有之景,三句同是写境而功用不同,见构思之妙。

何其三评:此诗属于随感而作的无题诗,题目没提供任何信息,只读上两句,或许还有点迷糊,其实,读到第三句,抓住关键词“深潭”“底片”,就豁然开朗了,原来是碧天、白云、秋林倒映在深深的潭水中,转句属奇思妙想 ,此诗意境含蓄,情味隽永。

江合友评:深潭留底片,倒影之美,以今语描述,甚巧。

 

 

别情
未知离别苦来生,只见春风瘦性情。
若问相思何可解,一张机票或能行。

 

星汉评:老诗人杨金亭先生曾经对笔者说过:“现代生活里,已经没有悲剧性的爱情。”建建此诗,或可作杨金亭先生一语的注释。

江合友评:一张机票或能行,口语入诗而能隽永,俗而不俗。

郎晓梅评:“瘦”移就于“性情”则诗家语出,转结不落俗套,惟起句注释标题或未稳。

刘能英评:“或”字下得好,言外之意,或者能行,或者不能行。能行的,是指生别离;不能行的,是死别离。就算是生别离,其相思之情,也不是见一面就一定能解决的,何况有的还是单相思、暗相思。

刘爱红评:起承句化用“春风知别苦,不遣柳条青”叹别。离别之苦,自有诗以来排解之法不胜枚举,反复吟咏之下,经典好句不知有多少。蜡烛垂泪,明月愁心,将新时代宽慰离别之苦赋予科技含量,“一张机票”就妥了。新词新句入诗且情景相融,这首绝句做到了。

 

 

 

春日感怀
一曲桃花压万红,可怜流水错弹风。
人间没有删除键,何必在乎工不工。

 

星汉评:此诗造语,未必上乘,但诗意丰赡,人生何尝不是如此?作者胸怀之博大,于斯可见。

潘泓评:流水落花是自然界现象,引申到人间,生发出后二句之思,顺理而成章。

郎晓梅评:“删除键”,新词语入诗,浑比思维核爆,其能量于无声中迅速升温人想象活性区,冲击波绵延传播,令诗有余味。但起承与转结可以更密切些。

江合友评:删除键,信息时代之意象,有趣。万籁有声,其工与不工,何必挂怀,自然而已。生命有限,亦不必自苦,自然而已。

 

 

咏飞机
万里云霄迭古今,何曾恣意作长临。
生来便藉乾坤力,两翼骋时龙一吟。

 

江合友评写飞机,物态宛然,寄寓人情,颇为高迈。

刘能英评:首句铺垫空间的浩渺与时间的无涯,次句引来主角出场“恣意作长临”。三句以议为转,四句以景作结,环环相扣。大气象描写非常贴切飞机。个觉以“龙”喻“飞机”,不如喻“鹏”形象。

刘清华评:一般咏物诗跳脱不出对具体物象的描述,而本诗反其道。以物喻志,折叠时空,藉乾坤之力,借势展翼,作长啸龙吟。其诗手法不落窠臼。

 

 

惜别离
雨霁惜枯荷,闻香涉浅坡。
浮云山上去,大鸟月边过。
都道情难解,谁知事若何。
秋风无答案,空作别离歌。

 

段维点评:首联借物起兴,以虚笔切题。颔联运用比喻手法对上一联进行补叙性描写,颈联则采用设问方式发表感慨,进而深化主题。中间两联错落有致。尾联就颈联之意转合,不答而答,风流蕴藉。

郎晓梅评:颔联有水墨画意,且云向山、鸟过月,两两动静相生,得诗趣。

江合友评:颈联有味。尾联秋风拟人,亦佳。

 

 

晨起

欲摘两三星,晨光落闹铃。

帘掀闻柿味,风起改云形。

铁架疏藤紫,墙根折叶青。

好诗随意读,依枕与秋听。

 

星汉评:帘掀闻柿味,风起改云形”一联,对仗不甚工,但出句和对句,诗味均浓。

江合友评:风起改云形,妙哉!颈联写院落之景,白描如见,青紫相衬,着色甚佳。

刘能英评:尤赏“风起改云形”,此句应可传。个觉一二句稍隔。若首句是言梦,则与次句有关联,但此梦境的铺垫于诗意来说,似乎又没有十分的必要。

 

 

清平乐·审稿

鼠标点就,文字当星宿。削笔成峰摇北斗,漫野风沙乱走。    莫话千百沧流,心如碧海一舟。未把时光虚掷,正看天地悠悠。

 

郎晓梅评:博喻如流,贯通气脉,读来酣畅。

江合友评:审稿如此惊心动魄,是新诗手段。

刘爱红评:诗词审稿工作,看似静态,然情感常常受所阅作品的质地与内涵的影响,静水流深。诗人用形象诗语将枯燥的编辑生活赋予了浪漫的色彩,“星宿”迷眼,“北斗”招眼,诗人脑海中的大场景便阔大而生动起来。随之自然也就生出了下阕的感慨,泊在沧海,看天地悠悠。审稿者沉浸在与创作者思绪在诗稿的天地里,融为了一体。

 

 

西江月·打水漂

芦荻放开秋色,石头吻上清波。只因一度醉烟萝,不肯匆匆别过。      更有鸟鸣痴梦,还和风进旋涡,水花深处正飞梭,原是青春唤我。

 

星汉评:此词通过“打水漂”这种青少年常作的看似无聊但有趣味的活动,展开对“青春”的回忆。上下阕的煞拍“不肯匆匆别过”“原是青春唤我”,有温馨,有苦涩,有情绪的发泄。笔者许为佳句。

潘泓评:新诗手法入词,生动可爱。

何其三评:《西江月》适应题材极广,写景、抒情、议论、感怀、凭吊、怀古、戏谑、叙事等诸般皆宜,故而词牌的选取是得体的,上下阕前两句对仗工整。一件儿时趣事,用一阕小词,便写得绘声绘色,确实需要功力。上阕的“放开”“吻上”,饶有情趣 ,颇为生动传神。

江合友评:下片末二句妙,打水漂之状,心中之情,自然道出。

王海亮评:童年时的乐趣,长大后的回忆。深情款款,层层推进,不惜笔墨,沉浸在童年的梦境里,直到最后一句点醒,方觉怅然。

刘爱红评:一湾芦荻扬起秋天的紫色,又用了一个“吻”字,进一步描画手中石子飞向水面的情态,诗人笔下的“烟萝”使它们生成迷离的静谧之美,呼应着生命思考,为下阕做铺垫。“飞梭”点出题意,“漩涡”联想到串串水圆,再柔和鸟鸣遂有动态美感。以上静与动的渲染,无非为了说明青春美好,感叹光阴逝去之怀念,道出诗人此时之情怀。

 

 

玉楼春·雨天

    忽地雨来撑起伞,未解心情急复慢。时光凝作一帘珠,等待初秋风靠站。    见过繁华稍许倦,褪去胭脂强笑脸。人生百态恨离歌,不散烟愁难检点。

 

潘泓评:如即兴如随笔,却能写出佳味。佳味之一,于写景中寓思,如“时光凝作一帘珠,等待初秋风靠站”,“见过繁华稍许倦,褪去胭脂强笑脸”;佳味之二,白话新词入词而达意,如“时光凝作一帘珠,等待初秋风靠站”。

江合友评:“等待初秋风靠站”,妙句。雨天心情,见往复难言之态。

 

 

菩萨蛮·小丑

谁令音乐摇帷幕,推开暮色歌头角。剧本总翻新,剧情却染尘。    可怜唯小丑,笑脸已衰朽。与梦约将来,百花绽舞台。

 

江合友评:小丑之悲酸与希冀,俱见于词,有新诗痕迹。

刘能英评:“剧本总翻新,剧情却染尘”,不经意间的“剧”字排比叠用,既为“剧”这个物种的刻意编排作了强调,又为“小丑”这个角色的自然出场作了铺垫。

 

 

玉蝴蝶

    望尽烟云缥缈,车流如水,紧步秋光。最是黄昏,撩动一路新凉。南三口、红灯转绿,东五巷、银杏飞黄。问残阳。如何偷向,梦里高唐。    茫茫。人生总是,与时际会,又复神伤。寂寞城中,西风回首别无方。寄芳音、手机屏短,摘晚霞、暮色天长。忍思量。星辰漫漫,江水苍苍。

 

江合友评:“南三口、红灯转绿,东五巷、银杏飞黄”,折腰偶句,写都市之景,描摹生动,对仗亦佳。下片折腰偶句“寄芳音、手机屏短,摘晚霞、暮色天长”,写现代生活,所谓词中有人,得之矣!

 

在线人数:1823 今日访客数: 274110 今日页面浏览量: 364947 总页面浏览量: 182790106
Shiciyu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@2021 江苏书妙翰缘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苏ICP备12063804号-2

地址: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文庙新天地C6-1 翰缘书院 技术服务QQ:1371234137 965663877 2317365119
诗词云平台QQ群:126405582 联系电话:0517-83761866
翰缘诗意生活馆
诗词云公众号